酸洗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洗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是全球最大无线市场3G金矿怎么挖

发布时间:2020-06-30 18:54:43 阅读: 来源:酸洗缓蚀剂厂家

海外媒体表示:中国3G的金矿不好挖

本文引用地址:奥运会官方赞助商之一中国移动(China Mobile)正利用奥运会推广基于政府支持的TD-SCDMA标准的新网络,宣告推出人们期待已久的“第三代”移动通信服务。以用户数量衡量,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无线市场。

TD-SCDMA如取得成功,将奠定中国在全球电信标准制定方面的强者地位,并为中国企业在海外销售基于该标准的设备铺平道路。但如果失败,对支持该标准的北京技术官员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此项标准不仅得到政府拨款资助,也得到了监管部门的支持。

因此,当英国《金融时报》北京分社的三名中国员工上月获得参与大规模TD-SCDMA消费者服务测试的机会时,我们借机试验了一下新网络及数款国产手机的性能。

她们三人都急于成为最新无线技术3G的早期用户,并试用人们谈论已久的各项服务,如高速互联网接入、可视电话,以及移动电视转播——用手机收看在北京光彩夺目的新奥运场馆举行的比赛。

遗憾的是,经过三天的密集使用,我们同事对TD-SCDMA服务的评价极差。“真要命。”新闻助理马开宇说道,她使用一款熊猫TD988,是南京熊猫 (Nanjing Panda)生产的,建议零售价为2780元人民币。“真烂!”同为新闻助理的杜涓说道,她用的是联想TD800(联想(Lenovo)的前手机子公司生产,价格为1800元)。办公室经理葛劲枫也说:“太次了。”她在试用一款新邮通n268(广州新邮通(Guangzhou New Postcom Equipment)生产,价格1800元)。

鉴于他们在试验中不仅各自得到一部免费手机——中国移动以此收集用户的反馈意见——还得到每月800元的话费补贴,这些苛刻的评论尤其让人吃惊。

对马开宇来说,话费补贴很快就失去吸引力了,因为高科技手机害得她不断出丑。“我跟朋友们说,我有一部3G手机,然后准备向他们炫耀一番——结果每次都被他们嘲笑,因为它用不了。”

仅凭一场技术测试中三个参与者的感受就下结论是不恰当的。电信网络总要一定时间才能实现全面覆盖并提供可靠服务,而且,即使是最好的设备厂商,有时也会出品很差劲的手机。

不过,电信咨询公司BDA常务董事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表示,尽管政府官员坚持认为TD技术已经成熟,许多初期用户对网络和市面上已有的3G手机并不满意。

克拉克表示,手机质量差的问题尤为严重,而国有电信设备企业大唐电信(Datang Telecom)牵头的TD-SCDMA技术团队似乎没有准备好解决这个问题。

如果没有大的转变,TD-SCDMA作为3G手机一项竞争技术的前景不容乐观。但它应用于数据卡仍可能有市场。数据卡用于将笔记本电脑连接到互联网。“皇帝没穿衣服——不仅如此,他还不怎么好看。”克拉克说道,“现在很清楚,除了可能适合于数据卡服务之外,TD不会飞快发展。”

这对专注于欧洲WCDMA 3G标准或美国CDMA2000标准的厂家将是好消息。这两种标准均得到更广泛的应用。中国最初选择开发TD-SCDMA,部分原因是为了降低国内电信设备企业对于成本昂贵的国外技术的依赖。TD-SCDMA是得到国际认可的标准。

中国监管部门将颁发3G牌照一事推迟了好几年,旨在防止同类标准垄断国内市场。

但一些分析师仍不看好TD-SCDMA.该标准全称是“时分的同步码分多址技术”(Time Division Synchronous Code Division Multiple Access),支持者表示,这种标准能够比WCDMA和CDMA2000更有效地利用无线带宽。

政府旗下中国电信研究院的王育民表示,TD-SCDMA虽然比同类标准落后了几年,但正在进步。

他估计,本月中国移动的TD-SCDMA用户介于8万至10万之间,高于7月初的5.2万。他表示:“就TD-SCDMA而言,中国移动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

然而,我们参与测试的同事认为,TD-SCDMA服务尚需做出较大改进。住在市区的杜涓通常能打通语音电话,而就住在市中心附近的马开宇和葛劲枫则经常连不上网络。

即使有网络信号,3G服务也不像广告上说的那么好。

当杜涓试着收看奥运体操比赛的手机电视时,画面模糊不清,影像重叠,需要几秒钟才能恢复。她说:“看起来就像电影特效一样。”

马开宇用她的旧款2G中国移动手机和新的熊猫手机比较了一下直播效果。“我的2G手机能看,”她说,“但3G那一部从来都看不了。”

互联网接入也不理想,速度很慢。但最让人失望的是可视电话的功能。

虽然一开始在办公室里彼此之间的视频通话带来了不少欢闹,但一旦分处于城市的不同角落,视频电话就很难连上,即使连上了,也经常断线。

成为初期用户的代价是多数时候他们只能相互之间打视频电话。杜涓找到了一位老熟人,他也有一部TD-SCDMA手机——结果是花了太多时间与他聊视频电话。她说:“我其实也没那么想看见他。”

尽管如此,杜涓和葛劲枫都表示愿意再试试视频电话。

注重时尚的葛劲枫对她的新邮通手机外型不太满意。她说:“我认为我的手机真是太丑了,看起来就像村干部用的那种。”

三人都抱怨她们的手机有时会自动关机。事实上,所有人都认为她们宁愿扔掉这些手机,但她们没有选择余地,因为测试协议规定,如果这样,她们必须向中国移动全额赔偿。

“这就是个累赘,”杜涓说道,“用也用不了 ,丢也不能丢。”

定制肩章

北京定做工作服

天津订制劳保工服

滨州订制劳保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