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洗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洗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次特殊的看电影经历

发布时间:2020-07-13 18:56:08 阅读: 来源:酸洗缓蚀剂厂家

从文革开始,中国的大地几乎可以说已经没有文化了。新华书店里除了雄文四卷及语录外,只有一些会议文件的单行本和少量鲁迅先生的作品;电影院更是一片萧索,建国以来的电影除了《地道战》、《地雷战》等少数几部电影外,几乎全是毒草,有一段时期,西哈努克亲王在中国各地的参观游览,成了大家争相观赏各地风景的娱乐片;收音机里不是样板戏就是革命歌曲,诸如什么读一辈子毛主席的书,走一辈子革命的路,一辈子改造思想,一辈子为人民服务等等,下班后听听歌曲本来是一种放松一种休闲,现在下了班还要读毛主席的书,走革命路、改造思想、为人民服务神经绷得太紧了

在这文化饥渴的神经绷得特紧的年代,我曾经有过三次较为特殊的看电影经历,至今难忘。

一、看毒草电影文革初期,上面一度有指示,为了更好的对毒草电影进行批判,顺便也回收一些拍片的成本,有限度地开放一些诸如《舞台姐妹》、《北国江南》、《逆风千里》、《不夜城》之类的毒草电影。当时我在部队,观看电影前上级有指示,观看此类电影不许鼓掌,哪怕银幕上是我军发起总攻,战场上全线取得胜利的热烈场面,一概都不准鼓掌。不准鼓掌,这简单,把双手放置成十指交叉就是了,再说那时我所在的后勤机关,正值揪、斗、批高潮,几乎人人自危、个个紧张,哪来情不自禁热烈鼓掌的心情?掌可以不鼓,难的是还不准动感情。之后,我去重庆出差,从联系工作的工厂得到一张《舞台姐妹》的电影票。据说那次是几个工厂联合包场,其中有一家或两家是纺织厂,因此观众中有很多纺织女工。女同志本来就感情丰富,再加上《舞台姐妹》情节曲折感人,在放映过程中,泪水盈眶是难免的,光悄悄的流泪倒也罢了,偏偏有几位女观众感动哭泣甚至哭得抽抽搭搭的。毒草影片看出这样的效果,可见其对观众戕害之深电影散场往外走时,只听见一位仿佛是工会干事之类的人在训斥:让你们来看批判电影,你们一个个哭得稀里哗拉的,还怎么批判?下次不让你们来看了旁边有人悄悄回应:眼泪要流出来,有什么办法?对此反驳,周围一阵窃笑表示赞同。

大概像这样毒草影片毒倒观众的事例不在少数,所以这些毒草电影很快就停映了。

二、看日本电影1971年,距林彪出逃的九一三事件前数十天,不知什么缘故,部队忽然组织排以上干部(排长是部队最低级别的正式干部,因此也就是所有干部)观看《日本海大海战》、《山本五十六》、《啊海军》三部日本电影。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还颇有些困惑,因为当时并没有倭寇亡我之心不死紧张的国际氛围,而国内统帅和副统帅两个司令部的斗争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让全体军官观看这三部日本反动影片,目的何在?又是哪个司令部的决策?至今还未见到有关的报道。

有内部电影可看,对当时正处于文化饥渴状态的军人来说,当然是件高兴甚至自豪的事情,因为同样的大中专毕业生,我们常打交道的地方厂矿的技术人员甚至厂、处级干部都没有这份待遇。看到他们艳羡的目光,尽管不知道观看这几部电影的玄机何在,一种军人优越感还是油然而起。

以往部队放映的电影都是露天电影,附近的群众谁都可以来看,这次因为是内部观摩片,因此只能在县城唯一的一家电影院放映,是时,各连队从营房坐车到县城集中,等全体集合坐定,已经是晚上十点过后了。由于片子冗长,又是三部电影连续放映,只能是熬通宵,等大家看完电影坐车回营房吃早饭,已经是第二天早晨八点多了。

当时我所在的工程兵部队排以上的年轻干部,主要是两部分人组成,一是上世纪60年代前后大中专学生的工程技术人员,一是由文化不高的农村兵提拔起来的连排级干部。即便是前者,对八年抗战的历史,也仅知道平型关大战等而已,更多的是从电影《地道战》、《地雷战》、《红灯记》、《芦荡火种》得来的感性知识,当时大家连正面战场的长沙保卫战,台儿庄大战都不知道,更遑论日本的历史了。而《日本海大海战》、《山本五十六》完全是史料性质的影片。对这种倾向性很明显的片子,部队在组织观看前,既未有时代背景注意事项之类的交代,也未有像观看毒草片时不准鼓掌之类的指示,贸贸然然地进入电影院,劈头劈脑的三部电影连放,几乎看得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以然。由于观看时间过晚过长,观众席上一个个呵欠连天,此醒彼酣。

三、看样板戏电影《智取威虎山》八部样板戏占据中国舞台十来年,但真正能看到样板戏的只是大城市里的少数人,广大群众很长时期只能是从收音机里领略样板戏的风采。所以当新拍摄的《智取威虎山》在社会上还没有公映前,先来部队放映,大家高兴得简直如同过节。

那天,吃过晚饭,各连队和机关的官兵们拿着小板凳早早的排队进入露天放映场,附近的农民几乎家家携儿带女的全家出动,分散坐在场子周围的坡地上,老乡们近年来看的也都是炒冷饭炒得不能再炒的影片,有新片看,高兴自不待言。但不知什么原因,到了平时放映时间,银幕上还是一片空白。起初大家并无怨言,干部和战士们甚至还庆幸有这样一个空暇时间,可以和平时相隔很远的其他连队的老乡、朋友、同学叙乡情,谈友情,高兴得很。天南地北地谈了很久很久,片子就是不到,而队伍却散乱得不成形了,于是广播喇叭让各连队集合,清点人数。清点完人数,开始唱歌,先是广播指挥唱,接着各连队互相点名的中队,来一个热烈的气氛赶走浓郁的睡意然而即便唱哑了嗓子,还是没唱来影片,最终不得不下令稍息。此时已经第二天一点多了,坡地上的群众不知什么时候都走得无影无踪,唯有各个连队还坚守着阵地,只是大家在阵地上东倒西歪打瞌睡的打瞌睡,为御寒做操跑步的做操跑步

萍乡设计西装

鄂州工服设计

抚顺设计西服

铜川西服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