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洗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洗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Supercell创始人不要盲从成功者的经验

发布时间:2021-01-22 11:02:32 阅读: 来源:酸洗缓蚀剂厂家

尽管《部落冲突》的开发商刻意的避开媒体的关注,但Supercell已然成为芬兰最出名的公司。这是一家从表面看起来非常矛盾的手游工作室,当然这也反映了芬兰游戏业的双面性,在激烈竞争的同时,又同时保持着谦逊与合作的传统。

在进入该公司路口的墙上,Supercell放置了一张电子展示屏,一张全球地图用闪烁的灯光标注了该公司游戏在全球的分布。但在很多方面来说,Supercell在公司放这张地图并不是为了主导今年即将达到250亿美元规模的手游市场。

Supercell公司入口处的电子展示屏

Supercell目前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享受着令人尴尬的巨大财富,该公司通过《部落冲突》、《卡通农场》和《海岛冲突》三款游戏每天都能收入数百万美元,《部落冲突》已经在手游收入榜前2名占据了2年多的时间,Supercell在2013年的收入突破了8.92亿美元,而且在2014年会更高。这样的收入表现也引来了全球电信大佬日本软银集团的关注,去年10月份斥巨资收购Supercell该公司大多数股份,使Supercell估值达到了30亿美元。在硅谷,所有人都希望成为下一个十亿美元级公司的创始人,所以该公司是让所有人都羡慕的。

软银的收购交易让Supercell的市值瞬间达到了Zynga级别,而后者是拥有2000名员工的社交游戏发行大腕,但Supercell只有150名员工,其中110人都在总部赫尔辛基工作。虽然该公司也有一些外包业务,比如技术支持,但令人惊奇的是,即便是获得了巨额投资之后,该公司依然没有打算在技术支持方面自行扩张,这在游戏业和商业领域都是非常罕见的,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希望把自己的公司尽快打造成商业帝国。

而Supercell的CEO埃卡·潘纳宁(Ilkka Paananen),这名35岁的芬兰人一直说,该公司的成功是由于运气,不过他也承认,自己的团队的确十分努力的在工作。

潘纳宁说,“我们时刻提醒自己,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可以持续数十年的事业,我们更注重质量。如果你真的如自己所说的那样,那么下个月还是下个季度收入表现如何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虽然《部落冲突》依然是收入最高的手游,但Supercell在这个项目的维护团队仅有15人。软银创始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的弟弟孙泰藏(Taizo Sun)也是软银投资Supercell的牵头者,他在和潘纳宁一起发布的声明中表示,他认为Supercell的团队规模增长缓慢对于该公司来说是有利的,因为正是这样的方式才保证了Supercell目前如此的成功。

Supercell公司CEO埃卡·潘纳宁和软银集团的孙泰藏

潘纳宁并不想被人崇拜或者被当作一名预言家。他在Slush 2014大会上说,“你必须相信你的本能,不要我说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做对你的公司最正确的事情,盲从成功人士的建议是最危险的。”

“这些成功者有时候未必知道自己为什么成功,有时候很可能运气是成功的因素之一。即便他们真的知道自己的成功原因,那么你又怎么能确定他们成功的方式适合你的公司呢?”

芬兰游戏业收入数据

潘纳宁表示自己是非常典型的芬兰人,他认为他的芬兰业内小伙伴们非常看重合作,因为该公司每个月都会在赫尔辛基举行业内酒会。芬兰之所以有这么多的手游人才,并不仅仅是因为诺基亚,更是因为该地区游戏社区的热情与分享精神,在Digital Chocolate公司的时候就有着分享经验的传统,直到2008年App Store出现,芬兰手游业终于迎来了快速发展期。这群芬兰人在2013年从手游获得了9亿美元并不是一夜之间得来的,他们此前已经努力了很多年。

在Slush 2014活动上,Supercell表示,自己把很大一部分收入都回馈给了社会,潘纳宁说,能为芬兰政府带来如此多的税收他很自豪,芬兰政府的Tekes机构为Supercell初期投入了资金,而Supercell目前已经成为芬兰第4纳税大户,也是Slush活动主要赞助商,为活动晚会投入了大笔资金。

由于该公司如此之高的地位,我们发现Supercell做这些事情其实完全是出于公民责任和义务方面的使命感。潘纳宁并不想成为镁光灯下的大明星,他指出,他的团队素养很高,很多人都有十年以上的从业经验,他对芬兰游戏业人才辈出非常自豪,但他也表示,现在Supercell的员工有一半是来自芬兰之外的其他地区,因为有天分的游戏开发者越来越稀缺了。

潘纳宁说,芬兰的国内市场比较小也带来了优势,因为这样的情况下,芬兰本土的公司就不用相互竞争,他们可以相互分享走向世界市场的经验,这和硅谷那种零和游戏式的规则不同,那些地图的竞争似乎更白热化。然而,我们可以看得出,芬兰人似乎对于瑞典人的帮助并没有那么十分努力,当然这也很正常,以内两个地区是存在竞争的。

有一些竞争精神是存在于区域之间的,芬兰主机游戏发行商Remedy Entertainment公司的CEO Matias Myllyrinne说在一次采访中说,芬兰人并不想被人看作瑞典人的小弟。

瑞典表示该地区游戏开发者人数达到了2543人,赫尔辛基非营利性机构Neogames总监KooPee Hiltunen说,芬兰第一季度的时侯这个数字为2400人,目前差不多有2600人左右。虽然芬兰人有《愤怒的小鸟》和《部落冲突》,但瑞典人有《糖果传奇》和《战地》引以为豪。

也正是由于这样的竞争,瑞典人才决定创建自己的Stugan,《糖果传奇》的共同创造者Tommy Palm联合众多瑞典成功游戏开发商打造了这样一个游戏孵化机构。不过,Palm自己也表示,对于芬兰人的合作精神非常羡慕。

最近,芬兰游戏业内人士还宣布了IronDanger项目,这是芬兰游戏开发者们利用业余时间制作的电影三部曲,基于芬兰民间传说而制作,将在2017年芬兰建国100周年时正式发布,来自14家芬兰游戏公司的开发者参与了这个项目。

芬兰的另一个游戏业大佬Rovio,该公司的Peter Vesterbacka表示,他们也有着一样的回馈社会的理念,该公司发布了Fun Learning项目,希望能够帮助孩子们制作更为有趣的项目,也为孩子们带来更多的乐趣。

其实,到这里,我们也差不多对于芬兰游戏业的成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芬兰人的合作精神、对于长期质量的专注以及芬兰人的谦逊难道不是该地区手游收入突破数十亿美元的关键因素吗?

如果我们回过头来看Zynga,当时该公司的FarmVille和其他的Facebook社交游戏大获成功,但随后就迅速扩张规模,但这个帝国建造的速度太快,由于手游起步太慢而失去了巨大机会,而另一家公司Machine Zone,仅仅依靠《战争游戏》就获得了非常高的收入。

同时,Supercell并不急于迅速推出游戏,目前该公司的8人左右的团队在做新产品,这些团队之间的竞争很激烈,但并不是闭门造车式的做法。我相信他们也非常愿意挣到10亿美元,因为没有人会拒绝这样的机会。

在游戏业的下一个循环中,Supercell也许会因为扩张速度不够快而被其他公司赶上,但芬兰游戏公司很清楚,以挣钱为首要目的并不是正确的胜利方法。

芬兰目前有很多的‘小Supercell和Rovio’,换句话说,也就是有20多个获得了筹资的芬兰游戏公司,他们在准备发布首款作品,这些公司在沿着成功者的方向走自己的道路。

决战平安京手游

天劫令安卓版

英雄训练师破解版

名将萌萌消破解版